打開微信掃一掃

應盡快宣布降息降準,穩定金融市場和房地產市場

來源:經濟學家圈  2020-02-04 15:46:10            
關于疫情對經濟的影響,市場上最先流行的主要是從局部現象出發,按照“盲人摸象”的邏輯非理性地放大悲觀預期。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發展形勢越來越復雜嚴峻,然而社會上無論對疫情未來發展的預測,還是對經濟影響的評估,都嚴重依賴17年前的SARS時期經驗。 事實上,新疫情與SARS的傳染強度、變異性和傳播能力明顯不同,移動互聯背景下全社會對疫情的反應模式與17年前也大不相同,如今百萬億規模的中國經濟和17年前13.66萬億的中國經濟早已是完全不同的發展階段,其運行趨勢和經濟結構差異明顯。 因此,預測這次新冠病毒對經濟的影響,不能簡單穿越到SARS時期尋找經驗,而必須在研究新疫情、新社會反應模式、新經濟背景的基礎上,做出客觀的評估預測并提出切實可行的應對之策。

  從現實觀測版的非理性悲觀,到穿越SARS尋找樂觀的安慰

  關于疫情對經濟的影響,市場上最先流行的主要是從局部現象出發,按照“盲人摸象”的邏輯非理性地放大悲觀預期。 比如看到互聯網上流傳某個停工企業的真實感受而受到震撼,就覺得整個中國經濟都完蛋了,情感化地做出極端悲觀的預測,認為中國經濟會“斷崖式下跌”。 稍微理性點的現實觀測版預測也認為2020年一季度GDP增速會下降到3%以下或負增長,認為疫情對全年中國GDP增速的影響將超過1個百分點。 本周陸續登場的各種“理性”預測,則主要是以2003年非典對經濟的影響為參考,認為疫情對經濟影響不大,為恐慌的人群提供了些許“安慰劑”。 2003年SARS對中國經濟的沖擊僅體現在第二季度,造成當季GDP增速短暫回落2個百分點,后隨著疫情解除,經濟增長迅速反彈,全年增速達10%。 不少學者據此認為,此次疫情實際影響也不大,比較有代表性的如,某哥倫比亞大學知名學者、中國社科院某研究員分別預測肺炎疫情對今年中國GDP增速影響約0.1個百分點、0.2個百分點,某金融機構學者則同樣按照SARS類比邏輯,預測本次疫情對今年GDP影響在0.5個百分點。 事實上,無論是現實觀測版的非理性悲觀,還是刻舟求劍、穿越到SARS時期尋找樂觀的安慰,這樣做出的預測都較難接近客觀現實。 理性研判這次疫情對經濟的影響,應基于新疫情、社會反映的新模式及當前新經濟背景進行分析研究,照搬10多年前的數據簡單推演,可能找不到解決當前問題的鑰匙。

  密切研究跟蹤新疫情

  一些學者從非典傳播的變化過程,推演本次病毒傳播,得出將短期受控的結論。 上次非典大致經歷了三個階段,從2002年底到2003年3月疫情擴散; 從2003年4月到5月是快速爆發; 從2003年6月到7月是受控和消退。 如果真的按照類似的路徑演化,至少還是有規律可循的。 但是,當年“非典”的結束并非人類發明了專用疫苗或特效藥,而是由于防控隔斷傳染途徑,甚至氣溫升高等原因意外結束。 當前的新冠病毒疫情傳播與當年的SARS還有所不同,新冠病毒是一種變異性極強的單鏈RNA病毒,其傳染性更強、潛伏期長、傳播速度更快、傳播方式更復雜。 有專家說已經發展到第四代,不僅可以在人與人之間傳播,還可以在人與哺乳動物,以及哺乳動物之間傳播。 從武漢、黃岡、孝感、浙江、廣東、湖南、河南等地的疫情傳播情況來看,每個城市或地區一旦突破100人,就開始加速擴散,階段性呈幾何級數增長。 這表明雖然我們春節期間采取了嚴格的防控措施,但部分城市和地區仍然未達到防控預期; 此外,根據部分醫學專家的研究,新冠病毒在傳染過程中傳染性未見趨弱或受控的任何跡象,甚至在第n代病毒傳播中有增強的趨勢。 從傳播速率來看,這次新冠病毒要比當年的SARS 高很多。 春節期間,受傳染的確診和疑似病例還在以幾何級數增長,且上述幾何級數增長的傳播數據都是在春節長假期間人們不交往、不出行的情形下。 一旦各地開始正常上班,人群在公共交通工具、封閉辦公等情形下被傳染的概率會不會進一步飆升,還有待進一步觀察。 所以,此時簡單按照SARS的發展演變情況預測疫情2月出現高峰、3月或4月結束,是不是有些言之過早? 而在關鍵假設不明確的前提下,那些看似精確的對經濟影響的預測是否足夠謹慎?

  新的社會反映模式及其影響

  在病毒受控消退之前,真正影響經濟的因素并非病毒造成的肺炎本身,也不是病毒致死率的高低,而是為了防控病毒傳播而采取的社會反應模式,包括信息傳播模式、政府反應模式、企業反應模式、交通交往模式、工作模式、生活模式的變化。 而在移動互聯的新背景下,今天的中國社會對疫情的反映模式,與17年前SARS時期也有本質的區別。 移動互聯時代,微博、微信、視頻等即時傳播手段使各種信息傳播幾乎是零時滯。 各種信息魚目混雜,人們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這無疑會在特定階段放大人們的心理反應。 這與2003年的SARS時期的局部地區恐慌完全不同。 受即時信息傳播、心理反應放大的影響,政府反應模式、企業反應模式、人們的交通交往模式、消費生活模式都發生了巨大變化,對疫情的反應比17年前的SARS時期放大了若干倍。 17年前的SARS時期人們還通過收聽廣播、看電視或上網、讀報來獲取SARS信息,除北京、廣州之外的大部分地區,人們只是戴口罩、勤洗手、減少到非典疫區旅行,正常工作和生活秩序基本未受影響。 只有北京、廣州等個別城市人們減少了聚會和交往。 而這次受互聯網傳播的影響,全國各地都在春節期間不聚會、不交往、不工作,不乘公共交通工具,甚至封城、封路、停飛、停運……整個國家的反應模式比17年前北京市的反應模式還要強烈,而湖北地區的反應模式更加進入全省封城的歷史緊急狀態。 以上新的社會反應模式雖然是必要的、對于控制疫情傳播是積極而有效的,但所帶來的心理預期變化、消費活動減少、投資活動收縮、金融負向加速器效應等影響,也會遠遠大于2003年的SARS時期。

  跳出SARS穿越劇,客觀評估對當前經濟的影響

  與17年前處于工業化和城鎮化高峰階段、享受全球化紅利、新供給擴張上升期相比,當前的中國經濟運行趨勢、增長動力結構已經有本質的不同。 首先,2003年中國GDP總量只有13.66萬億元,而現今中國GDP已經高達100萬億元。 這么的巨大差異,意味著受疫情沖擊和影響的經濟活動總量要遠遠大于當年。 不考慮疫情持續時間因素,僅考慮到此次防控力度的加大和經濟總量差異,本次疫情對經濟的總量影響將是SARS時期的十倍以上。 其次,從經濟增加值的支出法分析,疫情短期沖擊的主要是消費,2003年居民消費對GDP增長的貢獻為37%,而2019年消費的貢獻率已經接近57.8%,短期消費活動調整對經濟增長的影響是當年的1.56倍。 2003年二季度受SARS沖擊比較嚴重的交通運輸業、餐飲住宿行業平均增速同比下降了約5個百分點,若考慮到這次社會防控力度和社會反應模式變化更大,短期上述行業的增速下滑的幅度也大于5個百分點。 當然交通運輸、餐飲業情況應有別于其他消費行業,然而即便考慮到線上消費的替代效應,總體消費的下降以及對經濟增長的沖擊力度還是會遠大于SARS時期。 第三,從構成經濟增加值的生產法分析,受病毒沖擊最嚴重的應該是服務業。 2003年中國第三產業占比為42.03%,而2019年第三產業已經占中國GDP的53.9%。 受SARS影響,2003年二季度服務業增速降低2個百分點。 考慮到本次防控力度大造成對第三產業沖擊更大,很可能造成旅游、餐飲、航空、交通、商貿零售、電影等行業短期負增長,再考慮第三產業占比超過經濟總量的一半,若不能盡快結束這場戰役,僅服務業受沖擊有可能拉低全年經濟增速0.5到1個百分點,并有可能影響3000萬就業崗位。 第四、對投資和出口也有負面影響。 考率到有大量企業受到新冠病毒影響而減少生產甚至停工,加上企業盈利的下降、預期的改變等因素,必然會造成一下時期的新增投資減少。 此外,已經有部分國家開始限制中國的人員、商品和服務往來,這也會對中國的進出口、外商投資等活動造成進一步沖擊。 世界衛生組織今天凌晨宣布,依據《國際衛生條例》將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列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這是世衛組織傳染病應急機制中的最高等級,一旦被確定為 PHEIC,之后還需要再進行多次評估; 而將緊急事件取消或許需要數個月,甚至一年以上的時間。 雖然世衛組織總干事譚德賽高度評價我國對疫情的史無前例的應對措施,并在隨后宣布的七條建議中不建議對中國進行旅行和貿易限制,但是這樣的定性還是會對中國的對外貿易、外商投資形成難以避免的沖擊和影響。 第五,從結構上看,受2億多農民工延遲返程的影響,勞動密集型的制造業和服務業受沖擊比較嚴重。 此外,本次疫情對房地產也可能有較大影響,大城市老城區和三四線城市的房地產市場會受到明顯沖擊。 當然,也有很多行業是受益的,電商、快遞、消費金融、游戲、在線視頻等最直接。 以電子游戲為例,據統計春節期間《王者榮耀》日活躍峰值在1.2-1.5億之間,大年三十單日流水預計近20億元。 此外,疫情傳播對5G通信、云游戲、AR/VR、機器人、無人機等新技術的快速應用,也有促進作用。 第六,從影響趨勢上看,SARS只是中國經濟上升周期過程中的一個小浪花,而本次疫情則是中國經濟增速下行周期的一次嚴重沖擊。 2003中國經濟處于快速工業化和快速城鎮化高峰,同時也是剛剛加入WTO不久后受益于全球化紅利的階段,那時大部分產業處于新供給擴張期,一個單位有效供給能夠創造N個有效需求,因此第二產業受到短暫沖擊后大約3個月就恢復到了之前的正常水平,第三產業大約6個月后才恢復到SARS之前水平。 2020年,中國已經是連續10年經濟下行,在走過快速城鎮化和快速工業化階段后,全球化紅利也在遞減,大部分傳統產業已經處于供給老化階段,一個單位的有效供給只能創造1/N的有效需求,此時雖然沖擊的時間取決于病毒肆虐的時間,但沖擊后能否快速反彈,則取決于我們的應對政策是否足夠快、力度是否足夠大,以及中國經濟能否趁機加快供給結構轉型升級。

  精準預測為時尚早,應對政策刻不容緩

  在疫情發展演化的關鍵假設不確定的情況下,對2020年經濟增速做出精準預測還為時尚早。 但是GDP增長小數點后一位數的回落背后其實可能是多少規模以下企業的破產和失業,因此定性研判疫情的影響方向,并提出控疫情、穩增長、穩就業、穩預期的實質性措施,不僅有現實意義,而且刻不容緩。

  第一、千萬不能因為舍不得短期經濟利益而放松防控,長痛不如短痛。

  目前國務院已經下發了春節假期延長到2月3號的通知,廣東、江蘇、上海、山東等地也明確了延長到2月9日的通知,其他各地假期結束和復工時間還有待根據疫情發展情況靈活調整。 此外,建議有條件的企業最好在病毒傳播期間執行軟性就業和彈性工作管理,能夠在家工作的鼓勵在家工作,并輔之以目標管理和關鍵績效考核; 實在不能按照彈性工作制在家工作的企業,各地應安排上下班時間錯峰管理,短期工作重點應該是最大限度減少春節前開工后的病毒傳染。 以上所有防控措施都是有短期經濟代價的,由于部分中小民營企業短期受沖擊比較大,因而可能對延長假期有不同意見,部分大企業也面臨著用工短缺,勞動者長期閑置在家也有經濟損失,對此可以通過減稅降費等多方面給予適當的補償,但是千萬不能放松防控,造成疫情擴大或反復。 對于任何企業而言,一旦因放松防控而造成員工被感染、被隔離,企業被迫全面停工,則損失更大!

  第二,應盡快宣布降息、降準,穩定金融市場和房地產市場。

  疫情期間,企業生產受限而融資成本剛性,為了緩解疫情對企業經營情況的沖擊,建議央行及時宣布降準、降息,切實降低企業融資成本,建議一年期存貸款利率降低1個百分點。 此外,資本市場、外匯市場、期貨市場、房地產市場都需要保持穩定,以防止“金融加速器”對經濟的負面影響,甚至引發系統性風險。 建議取消或降低股票交易印花稅,以對沖股市的悲觀情緒; 降低個人住房按揭貸款利率,以穩定房地產市場。

  第三,積極財政政策要有創新辦法,打開收支空間

  財政政策應更加積極,但為了打開財政收支空間,必須要解放思想,有創新辦法。 首先,特定時期要擴大財政支出規模,財政赤字率可上調至3%。 其次,為了增加國家財政收入的非稅收入,可以按照2019年或近三年的實際收入和盈利情況,要求所有國有獨資企業、國有控股企業50%以上的盈利用來現金分紅,考慮到近幾年大量國企、上游資源行業盈利能力大幅加強,通過執行上述政策,可打開財政收支空間; 第三,加大對民營企業、中小企業的減稅降費力度,包括企業所得稅、個人所得稅和車船使用稅,降低疫情影響期間社保繳費比例、工業用電電費等相關費用; 第四,擴大新型基礎設施投入以穩增長,并結合疫情加大民生投入,如5G、物流基礎建設、公共衛生、公共服務、分級診療等來增加就業。

  第四,結構性政策以穩就業為重點

  結構性政策應以穩就業為重點,并與供給結構轉型升級方向一致。 對直接受疫情沖擊的產業,尤其是勞動密集型生產企業和服務業、中小企業、民營企業、創新企業應重點扶持。

  第五,加快市場化改革和收入分配體制改革,釋放新增長紅利

  加快市場化改革,進一步放松對生產要素、某些行業產品和服務的供給約束,讓一切創造財富的源泉充分涌流! 加快收入分配體制改革,出臺具體措施減少金融、土地和資源壟斷部門的“超額報酬”,并通過轉移支付、減稅等措施培育中等收入群體,促進消費長期穩定增長。 最后,中國經濟增速已經連續十年回落,已從2010年一季度的近12%下滑到如今6%的邊緣,站在這輪改革開放以來最長經濟下行期背后的原因,既有快速工業化后期、快速城鎮化后期和全球化紅利遞減等需求側的長期因素,也有三大要素紅利、后發技術紅利和改革紅利遞減等供給側的長期因素,還有“供給結構老化”等新的周期性因素,以及在湖北等地區疫情應對中集中體現出來的部分體制性原因。 此時及時出臺綜合性的疫情應對政策,既是提振各界信心、穩就業、保民生的必要舉措,也是體現我國推動經濟結構轉型升級、進一步深化改革的信心和決心的重要戰略時機。 如同每一次成功抵抗病毒之后人體會變得更強大一樣,在經歷過這次疫情沖擊之后,相信中國的信息披露透明度、社會管理機制、公共衛生水平都會更上一個新臺階,現代物流、5G通訊、人工智能、物聯網、生物醫藥、新金融科技、民用通航等新供給必將創造出更多新需求,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基礎將更扎實,增長的動力結構也將更具有可持續性,中國在全球經濟中地位仍然會長期穩步提升!

 

資訊搜索欄

  • ?? ??

嘉論房產網免費看房團報名

  • 您的姓名:??聯系電話:
  • 看房人數:??意向樓盤:
甘肃快三遗漏数据